导航菜单

六旬老汉被判“死刑”,八旬老母亲含泪照顾,25天后奇迹出现

  

  这样一副照片,任何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会忍不住唏嘘落泪。照片中的女老人叫梁振心,今年82岁,家住湖北省阳新县白沙镇土库村,轮椅上坐着的是梁奶奶的62岁大儿子,因为脑溢血已经瘫痪将近一年多。说起梁奶奶的遭遇,村里人都禁不住叹息。历经中年丧夫之痛后,一个人含辛茹苦拉扯大六个儿女,不曾想两个儿子后又因病去世,更没想到唯一的大儿子,去年又突发脑溢血瘫痪,连生活也无法治理,只能靠她这个82岁的老娘照顾服侍。

  

  “我已经是快进黄土的人了,这样的苦命我早就想死了,可我死不得呀,我这个苦命的儿,还有谁能管他呀?”7月18日,村里没有电,天气热得让人有些难受,梁奶奶奋力地给儿子打着蒲扇,全然不顾自己因风湿痛得抬不起来的老肩,无论儿子长多大,在娘的心中,他永远是需要一个呵护的孩子。房中可以升降的医用床是一家康复中心见老人照顾儿子不便特意送的,轮椅也是村里一位老人用旧留下来的,而中间的破课桌则是村里小学废弃的。

  

  马作来虽然不能说话,可心里十分清楚明白,听着母亲的苦叹,看着母亲的憔悴,62岁的他哭得像个孩子:母亲本该安享晚年,可自己却还让82岁的老娘端屎倒尿,喂饭洗澡,操心牵挂,他恨自己不争气的身体!自从两个弟弟相继去世后,母亲就与他相依为命,每次在外面干活回来,无论多晚母亲总给他留着热腾腾的饭菜,让一直单身没有成家的他从没有孤单过,但现在自己不仅不能孝敬母亲,却还成了母亲的拖累。

  

  梁振心老人说自己的命比手中的苦瓜还苦,她在屋子后一块地上种了点菜,老人凄苦地说能动就种一点,动不得就没办法,总是吃隔壁左右送的菜过意不去。老人出生于1937年,兄弟姊妹9人,作为家中的老大她既要带弟弟妹妹,还要打猪草挖野菜甚至到周围村子要饭,总算没有饿死成了马家的童养媳。五十年代的农村根本不知道计划生育的概念,婚后有了自己的6个孩子,她和丈夫起早贪黑,勤扒苦做,日子艰难但也不乏温暖。

  

  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不知道哪一个先来,不曾想到40岁时,丈夫得病去世丢下她们孤儿寡母。梁振心拒绝了再嫁人的善意劝告含辛茹苦把6个儿女拉扯大,本以为苦日子总算熬穿了头,可灾难却一个接一个,2008年44岁的老二患病去世,不到半年时间老三也患病去世,儿媳妇离家出走。白发人送黑发人,让这个农村妇女一次次的走到村后的水塘想跳进去了此一生,但她在尘世还有唯一的不舍,那就是此时50多岁还单身的大儿子马作来。

  

  一个曾经热热闹闹的大家庭就这样不到半年时间家破人亡,风雨飘摇。大儿子马作来成了老人唯一的寄托和依靠,母子俩从此相依为命,马作来深深知道母亲的苦痛,一边打工一边细心地照顾服侍老母亲,他不肯再成家,只想着一心一意替两个已去世的弟弟好好尽孝,可如今他却只有这心再无这个力。这是二儿子的房间,如今物是人非,老人每天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她说梦中老二还会经常回来看看,她怕乱糟糟的老二看了伤心。

  

  2018年11月一个傍晚,收工回来的马作来突发脑溢血,从农村的家中被送到县医院时已经情况十分严重,医生告知救治的希望渺茫,叫家人作好准备,老人含着泪在亲房的帮忙下为儿子办好了全套冥服准备后事。梁奶奶那时每天在儿子床边呼唤着儿子名字,叫儿子回来跟她养老送终,家里不能只留下一个老娘……,谁知25天后奇迹发生了,“睡”了整整近一个月的马作来居然“还阳”,老人喜极而泣。

  

  2018年11月一个傍晚,收工回来的马作来突发脑溢血,从农村的家中被送到县医院时已经情况十分严重,医生告知救治的希望渺茫,叫家人作好准备,老人含着泪在亲房的帮忙下为儿子办好了全套冥服准备后事。梁奶奶那时每天在儿子床边呼唤着儿子名字,叫儿子回来跟她养老送终,家里不能只留下一个老娘……,谁知25天后奇迹发生了,“睡”了整整近一个月的马作来居然“还阳”,老人喜极而泣。

  

  对于梁奶奶来说照顾儿子最大的难题就是儿子的大小便,儿子1米75的大个子,老人根本撑不住扶不起。尿了裤子,弄脏了床单是常有的事,老人一天要拖好几次地,洗晒床单手都破了皮,虽然是夏天,可吃喝拉撒睡都在不大的房间里基本没有异味。她说夏天好洗好晒,就怕冬天,自己有风湿洗了冷水晚上就疼得睡不着觉,而且冬天洗了又不能马上晒干,换洗不够,听村里人说有可以烘干的洗衣机,老人说要有一台就好了。

  

  “他总想努力站起来,也进行了一段时间康复训练,可没用。他是不忍心我这大年纪受罪,可谁叫他是我的儿?”老人没读过书,大字不识一个,可朴素的话语道出的是一个农村母亲最伟大的母爱,老人啪地打死一只蚊子,立即给儿子手臂擦上六神花露水,乡下蚊子又多又毒,它们也喜欢欺负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老人怕儿子被蚊子叮了再有个什么意外。

  

  老人家的堂屋一角装着满满两大蛇皮袋的废矿泉水瓶、易拉罐还有一些纸壳,这都是老人平时在村子四处捡拾的,五角钱一斤,两大蛇皮袋的废品也只卖得到十几二十块钱。虽然现在她和儿子都有低保,但她和儿子都要吃药,每个月的钱总是不够用,而且她还想攒下钱到下半年买一个能烘干的洗衣机,这样就能保证儿子冬天也有干净衣服可以换洗,可她听说那一台机器要好几千,她已经不好再开口向亲戚借钱,两个儿子离世时都是亲戚们凑钱安葬的。

  

  “我年纪大了,搬不动他,熬夜也受不了,最想请个护工一起来照顾,可是没钱请不起”老人在儿子的床边支了一张床,但房间太小,她只能支了一张很窄的竹床。将近一年昼夜不停地守在儿子床边,但毕竟是80多岁的老人,老人觉得身体越来越受不了,她依然期望自己能多活几年,能多陪伴儿子几年。(图文/曼茜)

达到当天最大量